“赌托”忽悠企业家出境豪赌 常州庄经理一夜输千万

  在赌场,庄某一夜豪赌输了1000万元,后被赌场扣下,遭受恐吓和毒打

  在江浙一带喜欢豪赌的企业家圈子里,总有这么几个人,他们不仅出手阔绰,在赌友“危难时刻”会及时出手帮忙,甚至还会免费带人出国到“洋赌场”潇洒。如果你把他们当成朋友,那就看走眼了——因为他们是职业的赌场代理人,目标是从你口袋里掏出更多的钱。30多岁的常州人庄某就上了当,他两次出境豪赌,总共输掉1200万,最后甚至被当地一家赌场扣下。

  近期,常州警方展开“涉赌”严打行动,一举破获江苏首例组织企业家境外豪赌案,揭开了那些来自澳门、等地赌场代理人的真实面目。昨天,警方向媒体通报了涉赌重大案例。

  30多岁的常州人庄某出生于普通工薪家庭,由于是家中老幺,又是唯一的男孩,倍受父母和姐姐宠爱。姐姐和姐夫多年创业,如今身家几千万。他们不仅帮庄某买了名车豪宅,还把他安排在自己企业里做销售经理。可庄某对外声称,自己是公司的老板,花天酒地还染上了赌瘾。认识了赌友“马哥”后,他还被忽悠到境外赌场赌。

  2010年初,庄某通过赌友认识了“马哥”。“马哥”经常换不同的靓车来赌,有有。出手也很大方,经常是赌局一散场,就请大家去吃夜宵。见有人没烟抽,还会主动递上中华或者九五至尊之类的好烟。有时候哪个赌友输了他的钱,他手一挥说算了,或者说下次再算。庄某觉得,这个比自己大几岁的“马哥”是个仗义弟兄。

  后来,“马哥”告诉庄某,“在国内玩没意思,公安管得严,只能‘小来来’,我可以带你们和东南亚的洋赌场赌,那里赌是合法的,包吃包住、免费旅游又玩得刺激。”“马哥”还说,到洋赌场去玩,身上都不用带钱的,境外赌场免费提供筹码,赢了钱可以当场带走,输了钱回到常州后15天之内转账给对方,并且不用付利息。

  听“马哥”说得这么好,庄某动心了。第一次,他和其他几名赌徒跟“马哥”去了澳门。一开始,庄某赢了点钱,随后几天连连输钱,当输到200万元时,“马哥”告诉他:赌场给的“泥码”就只有200万,不能再赌下去了。

  庄某不知道,“马哥”的真实身份其实是境外赌场的“代理人”。在此之前,“马哥”已经慢慢弄清楚他的身家估计三五百万左右,并向赌场汇报了庄某的资产额度,随后把庄某带到境外参赌,由赌场根据庄某的身家给予200万“泥码”。在资产额度范围内的“泥码”,输了后不用当场还债,而是回常州后再转账给赌场。

  然而,此时庄某已彻底玩上了瘾,他拍胸脯表示:“我的企业一年销售额几千万,这点钱算什么。”回到常州后,庄某挪用公司货款,很快将赌债还清了。

  见庄某付钱这么爽快,“马哥”误以为庄某身家很丰厚,由于澳门政府规定,赌场向赌徒提供大额“泥码”属于违法行为,“马哥”又将赌徒们带到玩起更大的。谁知,这回庄某线日左右,经过一夜豪赌,庄某在一家赌场输掉了1000万元。见庄某的身家已全部输光,赌团伙便指使几名壮汉,将庄某扣押在宾馆内,同时勒令他给常州的亲人打电线万来赎,否则等着收尸”。

  被彪悍的打手扣住肩膀后,庄某赶紧向常州老乡“马哥”呼救,没想到“马哥”两手一摊,“我也帮不了你,这是他们的地盘,强龙斗不过地头蛇,你还是赶紧让家里打钱过来吧。”随后,庄某被两名打手拖出了赌场。

  没有水喝,只有令人作呕的饭菜残渣。没有觉睡,只有全天候的恐吓和毒打,庄某甚至能听到隔壁房间里传出来的哀号音,“有人被打成残废,最后不知道被拖到哪去了。”

  7月22日,经受了两天的折磨后,庄某无奈拨通了妻子的电线万来救我,我在这里日子不好过,要死人了。”

  每次输了钱,庄某都要找姐姐、姐夫帮忙还债。可这次他在一下子输掉1000万元,这笔巨额赌债,庄某无论如何都偿还不了,最后只得报警。

  常州警方掌握了庄某的情况后,立即通过公安部联系到跨国刑警合作组织,再加上华人的帮助,终于将庄某解救回国。一下飞机,看到前来接自己的常州警察与家人,庄某痛哭流涕,“这次差点把命搭上,再也不赌了。”

  据警方介绍,西起印度果阿,南及,东至韩国,北达俄罗斯,从赤道到亚寒带,从印度洋到太平洋,有数十家赌场环伺中国,目标是那些好赌且有钱的中国人。他们通过在内地物“代理人”,采取拉拢、引诱、介绍等方式,组织境内公民到境外赌场内赌。对输钱后还不起钱的人员,采取限制人身自由、虐待、凌辱、恐吓、威等手段,迫使其家属四处筹钱还赌债。

  庄某被解救回国,只能算是成功了第一步。随后,常州警方决定与境外警方联手,内外合作打击跨境赌犯罪。然而,要解救那些沉迷于境外赌的市民,就必须抓住赌场代理人“马哥”。

  据调查,“马哥”叫马某,是常州人,今年37岁。上世纪90年代时,他是赌场的一名保安。曾与一名东北女子结婚,并生下一个儿子,不久后离异,与在赌场认识的常州本地人李某结婚。婚后三个月,马某又有了外遇,于是和李某离婚。不过,每次回到常州,马某总是住在李某家,两人对外仍声称是夫妻。

  庄某被解救,马某显然有些紧张,他躲藏在,暂时不敢回国。不过,常州警方严密监控马某的出入境动向,他只要踏入大陆一步,就无法逃脱。很快,警方获得了一个好消息:马某的前妻李某怀孕了,并且于2010年10月生下一个女儿。据说马某十分高兴,经常打电话问情况。

  “女儿百日宴时,他有可能会出现。”警方决定继续监控,果然,马某看到庄某的事已经过去几个月,也没什么动静,胆子便大了起来,决定回国参加“百日宴”。2011年1月7日,他刚到浦东机场,就被守候的民警一举抓获。马某的前妻李某、以及两名代理团伙成员秦某、汪某也相继落网。

  警方查明,马某等人以免费旅游为名,2010年间4次组织40人次的赌徒前往周边国家赌场豪赌,赌额达4000余万元。马某等人从中抽头200余万元。目前,马某等4人以涉嫌赌罪被刑事拘留,等待审判。

  据马某交代,自己做过多年赌场保安,同时也参与赌,因此认识了一批有钱的赌徒。一次,马某跟人前往澳门参赌,当地赌公司听说他是苏南人后,便告诉他“你们那里有钱人多,你想办法把他们带到我们赌场里来,带来的人不管输赢,我都根据赌额给你‘’。”为牟取暴利,马某决定与赌场合作,一条黑的利益链条也就此显现。

  马某回到常州,和前妻李某、以及两名赌友秦某、汪某,组成境外赌场代理团伙。马某给自己的团队定下了“目标客户群”——企业的老板或者“”,尤其是一些中小企业,有暴发户心态的企业老板们。他靠着之前当保安时积累下来的客户资源,进入到更多的赌徒圈子,获取这些赌徒们的信任。马某交代,他在澳门、越南、、、马来西亚等周边国家和地区的赌场“代理人”中,级别并不算高。“代理圈”里,还有负责专攻大型企业中高层和政府官员的人。

  马某等人每争取到一个目标,首先要向赌场汇报该赌客的身价,由赌场制定相应的“泥码”。赌场组织环节严密,在收到代理人提供的人员名单及身份证号码后,还会设法弄清赌徒的家庭地址和亲友情况。庄某也透露,和他一起去的常州赌徒都是企业的老板,或者是“”。只有两三个人是赢了钱的,但也赢的不多,其余都输得很惨,输两三百万的不在少数。有的老板后来把工厂里的机器全都卖掉了来还债。有的没有只好去借高利,弄得整天被人追债。

  随后,马某的境外赌场代理团伙,开始诱骗赌徒到澳门、、等地赌,赌场方面则会为赌徒提供“全免服务”——免往来机票、食宿费等“免费旅游”的机会。公安机关根据马某等人的出入境记录发现,仅2010年间,他就分4次带领40人次前往境外参赌。输了钱后,这些人回到常州再通过银行或地下钱庄,将赌债汇往境外。短短一年间,马某介绍的赌徒赌额达到四千万元。

  赌徒一旦欠了赌场的钱,那就会掉进“地狱”。此时,马某等人却在享受通过“”的快感。“”是指赌人员输钱后,介绍人可向境外赌场提取部分赌资作为报酬,“”从2%至5%不等,甚至更高。去年一年之间,马某等人通过“”获利200万元。

  据了解,每年中国内地通过境外赌、网络赌及地下彩等各种渠道流失到境外的赌资金超过6000亿元。

  常州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副支队长毛成说,此次常州警方跨境合作打击境外赌犯罪,在全省尚属首次。对于那些活跃在大陆的赌场代理人员,警方将以赌罪论处。赌徒只要查实,均要受到治安处罚。毛成表示,赶赴境外的参赌人员均为输家,输钱后向家属打电话要求汇款。赌场在收到汇款后放人,不汇则继续关押摧残。